刷牙習慣與受戒戒體

                釋惠敏  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教授

(本文發表於《人生》雜誌260期,2005.04)

 94年度新春從2月14 日到2月19日期間,法鼓山體系在台北市北投農禪寺,一連舉辦二個梯次「在家菩薩戒」第十一屆傳戒活動,由聖嚴法師親自傳戒,希望佛門弟子透過受持菩薩戒,提起精進心,以四弘誓願及三聚淨戒為基礎,再以淨化身口意三業的十善法為準則,常常反省,遵循菩薩戒止惡、修善、利益眾生的原則實踐佛法。

戒體:防惡止非的力量

 「戒」,梵語śila(音譯︰尸羅),是行為、習慣、性格……等意義。廣義來說,善、惡習慣皆可稱為戒,好習慣稱「善戒」或「善律儀」,壞習慣稱「惡戒」或「惡律儀」。一般所說「受戒」是指藉由一定的儀式,受戒者由身業的動作─長跪、合掌,口業則是出聲隨念或回答,以表達出將建立起各種好習慣的信願心。表達儀式過後,雖然時過境遷,依此所產生之隨時隨地「防惡止非的力量」稱為「戒體」。

一般在受戒的過程中,大都是跟著得戒和尚念三遍受戒文,例如:得戒和尚念一句,受戒者跟一句「我弟子○○○,……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隨念三遍)。以功德成就的三寶為典範,作為學習的對象與標桿,建立起持戒的信心與願心。受菩薩戒時,此念三遍的過程,得戒和尚常會教導配合「三番觀想」的力量納受戒體,建立起菩提心、引發菩薩行。

所謂「三番觀想」,是當第一次念受戒文時,作第一番觀想︰萬法全部轉變成善法。對象是遍法界所有或親或冤的眾生與各類或順或逆的境界。當心境翻轉時,萬法都可震動、翻轉。過去和各種黑法、煩惱法相應;現在則轉變成白法、善法。好像滿天的黑雲轉變成白雲。當第二次念受戒文時,作第二番觀想︰所有翻轉的善法如祥雲、如傘蓋,集中在受戒者頭頂上。第三次念受戒文時,作第三番觀想︰無量無邊善法從頭頂灌進身心。如此虔誠、殷重的觀想歷程,雖然是短暫的受戒之表達儀式經驗,但可以建立起從煩惱凡夫蛻變為菩薩的「長期記憶」(long-term memory),也可說是「戒體」,隨時隨地開展自利利人的菩薩行。

從心理學來看,「長期記憶」是經過「重複」或「情感」因素而強化的資訊。從分子生物學的角度,新合成的蛋白質被運送到新近啟動的腦神經突觸後,或學習引起突觸已有蛋白質的構型(shape)修飾,保存了長期記憶。

不退轉的刷牙戒

回顧我一生中,有一箇我自認為守的很精進的好習慣(善戒),似乎也合乎「自利利人」的條件。

那就是在30多年前,所建立之勤快刷牙習慣。當時我還是醫學院的學生,有一年學校校慶的園遊會,我經過牙醫系的口腔保健社團的攤位,有位學生教我如何是正確的刷牙觀念與方法。沒想到,雖然當時只是短暫的教學經驗,我卻好像受了「刷牙戒」一樣,建立了精進的刷牙習慣。

 從此,逐漸養成隨身攜帶牙刷、牙線的習慣,不僅正餐之後,任何飲食後,即時刷牙,也隨緣勸導別人養成良好的刷牙習慣。並且精進於刷牙方法的學習,從早期「劃圈法」、「旋轉法」,到目前國際上最受推薦的「貝式刷牙法」(Bass Method;刷毛朝向牙肉與牙面成45度~60度,涵蓋一點牙齦,依序兩顆、兩顆來回的橫刷)都能利用。現在我使用的方法是「貝式法」配合「旋轉法」。在道場的法師似乎受到影響,大都養成刷牙習慣,變成道場中用齋後的「道風」。剛入道場的新人也無形中也會跟著學習,不知不覺也養成刷牙習慣了。這或許是我對道場的少數「政績」之一。

不易養成刷牙習慣的原因

我也能體會不容易養成刷牙習慣的各種原因。有一次,當我在鼓勵良好的刷牙習慣時,有人向我回應說︰餐後刷牙,太可惜,無法讓食物的美味於齒頰留香。事隔一年,再見此人因牙周病,牙齒幾乎全壞,需要帶剪刀上飯桌,以便以剪刀代替牙齒,剪切菜餚,才能吞嚥,實在令人感傷噓歎。

此外,大多數人覺得隨身攜帶牙刷、牙線太麻煩,特別是又要帶牙膏,使人卻步。我的建議是︰不一定要每次都有牙膏才刷牙。因為只要用心刷牙,縱然不用牙膏,也是對牙齒有保健功效。反之,我之所以養成刷牙習慣的原因是︰由於從善知識(牙醫系學生)聽聞正法(正確的刷牙觀念與方法)時,猶如經過「三番觀想」的力量,很清晰、純真、調柔的納受戒體,而且從日後食後刷牙的清爽的感受,反覆的增強「持戒」之信願,再加上經常內正思惟、法次法向的思惟修習,因而建立起不退轉的「刷牙戒」。

身心刷牙戒

  我也借助此堅持「刷牙戒」的經驗,運用於其他好習慣的養成,特別是「身心刷牙戒」的養成,身心有煩惱時,即時刷洗乾淨,身心感受到清爽,逐漸遠離惡業(壞習慣),猶如《六祖壇經》中,神秀大師所提出「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臺,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的「心性偈」。如此,我們則可期待「牙淨則心淨」,「心淨則國土淨」。希望大家能作好牙齒保健,不要等到牙齒壞光、掉光了,變成像「牙齒本無樹,牙齦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的境地時,那是會後悔無及呢?或者是「無齒可修可證」呢?

腦科學之「變動之我」與佛教之「無我」觀

釋惠敏  

(本文發表於《人生》雜誌251期,2004年7月)

PDF下載 h2004.7腦科學之變動之我

【《我從變中來-大腦如何營造自我?》

 隨著腦神經科學的進步,對於什麼是自我?它位於大腦何處?大腦如何製造一個統一的自我?大腦與心智的關係為何?等問題有了新的觀點,在坊間也有以此為主題的科學普及書籍,例如:方伯格(Todd E. Feinberg)所著Altered Egos: How the Brain Creates the Self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1; 中譯本:《我從變中來-大腦如何營造自我?》)。這些科學的成果與佛教之「我」與「無我」的教義,是否有可以產生互相對話與交流之處?或者是否有助於體會無我、無我所之觀察?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可以感覺到似乎有統一性、常恆不變性的「我」,即所謂「意識經驗及生存重心的主體」。但是方伯格醫生觀察到一些因腦受損而改變了「自我界限(margins)」的病人,也即是改變了自我與本身、自我與他人及自我與世界的關係。

 有位中風的病人的額頂葉因血管梗塞而受損,造成「身體失識症」(Asomatognosia;缺乏對自己身體的識別),她不知道自己的左臂是屬於她的,而認為它是屬於以前因中風過世的先生所有。有病人則一直不停地想要將他的左臂趕下床,有的向護士抱怨有人和他一起躺在病床上。例如:一位四十八歲的婦人被問到她的左邊身體時,她回答:「那是一個老人,一直都躺在床上」;某軍醫院的一位軍校學生則一直抱怨:「在他自己身體與牆壁之間,已經沒有空間給『那個人』了」;也有病人在提起自己癱瘓的左臂時抱怨說道:「別人是沒有權利到她的床上」。因腦受損而拒絕、誤認或否認他們一輩子所熟悉身體的一部分的症狀,顯示出自我邊界的彈性令人驚訝。

自我像變形蟲

 此外,方伯格醫生發現:自我並不是像皮膚那樣將我們與世界清清楚楚地劃分出來,它像變形蟲,具有可以改變形狀、界限、應需求而變形或再生某個部件的能力。例如:因頭部受傷、中風而產生「誤認症」病人,有些會認為有人冒名頂替他們的父母或夫妻。有些則將陌生人認為是某位他所認識的人,甚至認為醫院裡滿是他的家人、朋友和同事。也有病人不是誤認實際的身體,而是誤認鏡中的影像不是自己,而是長相類似的陌生人,甚至對鏡子潑水、扔東西、大聲斥責,試圖將他們的替身趕出房子。此外,患有「他人之手症」的病人在無法控制的情況下,會用其中一隻手掐住自己的喉嚨。

 從諸多「自我紛亂」病人的大腦中,我們可以發現:大腦的許多不同區塊都對自我的建構及維護扮演不同的角色,但是現代神經學已證明腦中並沒有一處是掌管自我的區塊。方伯格醫生則假設大腦是以製造意義(meaning)與目的(purpose)的包含性階層(nested hierarchy)來建構自我的統一。並且,他也認為:自我邊界的轉變並不只限於腦部損傷的人。我們每一個人幾乎每天都經歷「自我界限」的改變,每當我們認同別人、設身處地替別人著想,對別人的痛苦感同身受,或爲隨喜別人的好運時,我們與他人心智便有部分合併,分享到他們主觀的經驗。當我們進入彼此認同的心智狀態時,便進入心智的新包含性關係了。

我存在的感覺

 佛法則認為:造成「我」(self)的觀念,是一種模模糊糊的「我存在(I AM)」的感覺。這「我」的觀念,並沒有可以與之相應的實體,若能如此觀察,則可體悟涅槃。但這不是容易的事。在《雜阿含經103》中,敘述差摩(Khema)比丘身得重病,諸比丘派遣某位瞻病比丘前往探病。差摩承認:雖然他能正觀五蘊身心中,了知「無我」與「無我所」,但還不能離我欲、我使、我慢,不是一位斷盡煩惱的阿羅漢。因為對於五蘊身心,仍有一種「我存在(I AM)」的感覺,但是並不能清楚的見到「這就是『我存在』(This is I AM)」。就像是一朵花的香氣,分不清是花瓣香、顏色香或花粉香,而是「整體」花的香。所以,已證初階聖果的人,仍然保有「我存在」的感覺。但是後來繼續精進修行時,這種「我存在」的感覺就完全消失了。就像一件新洗的衣服上的洗衣粉的藥味,在衣櫃裡放了一段時間之後,才會消失。同樣的,修行者增進思惟,觀察生滅,此色、此色集、此色滅,此受、想、行、識,此識集、此識滅。於五受陰如是觀生滅已,我慢、我欲、我使,一切悉除,是名真實正觀。

2021.8.14臨床佛教宗教師共識營「疫情之下的靈性照顧」課程參考資料

2014.08 《六十感恩紀-惠敏法師訪談錄》(侯坤宏、卓遵宏 訪問。臺北:國史館),增訂版(2015,臺北:法鼓文化)捌、安寧與老人療護、社區淨土(1998年~, 44歲~)

釋惠敏(1996c)。〈安寧療護的佛教倫理觀〉。《安寧療護》1(1996.8),頁45-49。中華安寧照顧協會出版。 

釋惠敏(1997b)。〈靈性照顧與覺性照顧的異同〉。《安寧療護》5(1997.8),頁35-40。中華安寧照顧協會出版。

釋惠敏(1999.7)。〈安寧療護的佛教用語與模式〉。《中華佛學學報》12, 頁425-442。

釋惠敏(2005)。《臨終關懷與實務》第6章。國立空中大學電視教學教材 第6章 靈性照顧

釋惠敏(2005)。《臨終關懷與實務》第13章。國立空中大學電視教學教材 第13章 生命的奧秘 :人生最後的48小時

楊喻翔*、釋惠敏(2011e)。〈安寧療護文獻之計量研究〉。《安寧療護雜誌》第16卷第1期(2011, 11)。新北市:台灣安寧照顧協會。(*為通訊作者)

Bhikshu Huimin (2012, 7). The Role of Mindfulness in Hospice & Palliative Care in Taiwan. Taiwan Journal of Hospice Palliative Care 17(2). pp.200-209.

釋惠敏(2005b)。〈佛教修行體系之身心觀〉。《法鼓人文學報》第2期 (2005, 12),頁57-96。台北︰法鼓人文社會學院籌備處。佛教修行體系之身心觀;下載<佛教修行體系之身心觀>

釋惠敏(2004)。〈佛教之身心關係及其現代意義〉。《法鼓人文學報》第1期(2004, 7),頁179-219。台北︰法鼓人文社會學院籌備處。/<佛教之身心關係及其現代意義>

臨終自知時至,身無病苦,心不貪戀

釋惠敏 法鼓佛教學院 校長 國立台北藝術大學 教授

(本文發表於《人生》雜誌316期,2009.12)

臨終前二週才躺在床上生活

公共電視2008年4月,以「活躍老化、樂在施予、國際學堂夢」為主題,播出一系列芬蘭老人生活的相關報導。其中,「臨終前二週,才躺在床上生活」(http://www.peopo.org/portal.php?op=viewPost&articleId=14900)之有關芬蘭老人的運動習慣與健康的報導,讓我更確認對自己生死規劃的願景。

多年前,我也加入「半百老翁」的行列,健康檢查也開始出現因缺乏運動而產生的「代謝症候群」之一,血脂異常。這是比較容易罹患心血管疾病、腦血管疾病及腎臟疾病的警信。若是不改善,將來的身心狀況不僅無法助人,也可能會拖累他人。這可不是我所願意的晚年生活。於是發願學習遵守「運動戒」︰體適能333計畫,也就是:每週至少運動3次,每次最少30分鐘,心跳數能達到每分鐘 130跳的有氧性運動。希望我的身心狀況能在臨終前一天還可以幫助別人。如今,我在芬蘭國家保健政策中看到實踐這種淨土的案例,實在令我感動不已,與大家分享之情也油然而生。

1993年,台灣老年人口佔總人口數7.1%,已經達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所訂的高齡化社會指標。2006年已高達10.4%。若依據經建會統計估計,2029年後,65歲以上人口將全台灣人口數的1/4。2005年的7.5比1的「扶老比」(Old Age Population Dependency Ratio;65歲以上老年人口占15至64歲人口之比例),預估2015年會上升到3.3比1,2051年將可能提高到1.5比1。青壯人口的老人扶養負擔明顯加重,有關協助老人適應身體、心智和感情的變化壓力的全面性方案,與因應高齡化社會之食衣住行育樂等需求的政策,是我們當今迫切性的公共議題。

生活型態與健康

專家們指出影響人類健康的因素有:遺傳因素、環境因素、醫療體制和生活型態等四種,其中「生活型態(Life styles)取決於個人日常生活習慣,對健康影響最大。同時他們也發現成人的疾病(Adult onset disease)開始於40歲,且都是「生活型態」所導致之疾病(lifestyle related disease)。

如同此次公共電視節目所指出︰台灣的健保制度的盲點是大部份的經費用在治病,比較少投資在預防。芬蘭和台灣同樣是人口快速老化的國家,但是在老人身上花錢的政策,卻和我們不太一樣。以位於芬蘭中部、人口只有8萬人的大學城Jyväskylä(佑偉斯克列)為例,每年市政預算百分之2(約2億5千萬元)用於推動運動保健。因此可以聘請13位運動教練、40位物理治療師,和70位領時薪的體育科系學生,設立公立老人運動俱樂部,指導老人實踐各種運動處方,在舒適的健身館內,生龍活虎地翻滾、跳躍、在吊環上倒立等,將運動融入生活當中,因此老人生活品質提高,社會醫療成本也可降低,自利利人。所以,芬蘭的老年生活願景是:臨終前二週,才躺在床上生活。

臨終自知時至,身無病苦,心不貪戀

目前佛教界,於修念佛三昧儀式中,常用宋代慈雲遵式(964~1032)法師所撰的迴向發願文︰「一心皈命,極樂世界,阿彌陀佛。願以淨光照我,慈誓攝我。……若臨命終,自知時至,身無病苦,心不貪戀,意不顛倒,如入禪定。佛及聖眾,手執金臺,來迎接我。於一念頃,生極樂國,花開見佛。即聞佛乘,頓開佛慧。廣度眾生,滿菩提願」。

其中,所謂「若臨命終,自知時至,身無病苦,心不貪戀」應該是佛教徒的生死規劃願景。為了實踐此理想,除了經常「念佛」,以保持正念、正知,讓我們的行為、言語、思想(身、口、意三業)清淨之外,我們應該提高警覺︰因科技進步帶來方便而容易導致運動不足的現代人生活,以及醫學進步帶來高齡化的現代社會結構,提早養成運動習慣,讓老人的身心更健康,則可以「臨終自知時至」,約「臨終前二週才躺在床上生活」,而且「身無病苦」。因為可以終身學習、終身奉獻,所以「心不貪戀」,無憾無悔,同時也累積「廣度眾生,滿菩提願」的資糧,這實在是值得我們努力學習的「生活形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