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質佛教徒終身學習守則–五戒新詮

1. 不傷害:救護生命,珍惜環境。

2. 不偷盜:給施資財,奉獻社會。

3. 不邪婬:敬愛家人,尊重信任。

4. 不妄語:說誠實言,善意溝通。

5. 不飲酒:正念正知,清淨身心。

釋惠敏 國立台北藝術大學 教授兼教務長 中華佛學研究所 副所長

(本文發表於《人生》雜誌267期,2005年11月)

一般人接觸佛教後,若有學習的意願,將會接受「三歸依」的儀式,發願將以佛、法、僧等「三」者為「歸」投、「依」止的對象,正式成為佛教徒。根據戒律,有五種「三歸依」的類型。所謂︰一、翻邪。二、五戒。三、八戒。四、十戒。五、具足戒(比丘/比丘尼戒)。其中,第五種以「三歸依」的儀式受比丘/比丘尼戒(具足戒)的方式,佛陀後來改用以僧團長老代表審查的制度取代。其他四種,現今仍然實行。若只受「三歸依」,未受戒,名為「翻邪三歸」。若進一步可再以「三歸依」的儀式,發願受持五戒、八關齋戒、十戒(沙彌/沙彌尼戒)。

五戒與儒家的五常

兩千多年前,佛教傳到漢人文化圈之後,唐代華嚴宗第五祖宗密(780~841)大師為分判與融通儒家、道家、人天教、小乘教、大乘法相教、大乘破相教、一乘顯性教的思想,究尋人類本源,著作《華嚴原人論》。他認為佛教的五戒類似漢代儒家董仲舒所提倡「五常」(仁義禮智信),所謂︰「不殺是仁。不盜是義。不邪淫是禮。不妄語是信。不飲噉酒肉,神氣清潔,益於智也」。這種類比是有其時代意義,將佛教的倫理與當時的道德規範融合,有助於佛教的推廣與弘揚。但是,面對二十一世紀,我們是否能有新的詮釋?

戒律是人類文化的基礎

佛教的「五戒」(不傷害、不偷盜、不邪婬、不妄語、不飲酒)其實是人類文化的基礎。有別於三惡道(地獄、餓鬼、畜生),五戒是人類行為的特色,往好的方面做的話,可以成就各種高貴的行為規範,例如︰聲聞戒(八關齋戒、沙彌/沙彌尼戒、比丘/比丘尼戒)或菩薩戒。而且,五戒的學習也可以進展為禪定、智慧、解脫、慈悲等德性。但同時,人類若往壞的方面發展,會比畜生還可怕,對眾生與環境的破壞力驚人,猶如惡魔,乃至引發戰爭或饑饉,造成人間地獄與餓鬼。因此,人類很需要發展出各類生活規範與社會公約,例如︰倫理道德與法律制度,來保障個人安全與財產,以及維護公共安定與繁榮。

受戒是對於生命角色的確認

所以,當佛教徒發願受戒時,是表示對於自己在地球的生命圈中的角色,有深刻的認識,知道做人就是應該如此,而且是做人的「特權」,不是其他種類的動物可以做到的。受五戒時,藉著接受「三歸依」的儀式,隨著授戒法師說三遍︰「我某甲,歸依佛、歸依法、歸依僧,盡形壽,為五戒優婆塞,如來至真等正覺是我世尊」,公開表明態度:從今以後,自己發願不只是「翻邪三歸」,未受戒,當「佛教徒」而已,進而要將五戒善行當作人生價值觀與行為的準則,盡形壽(終身學習),發願當「優質佛教徒」。這種人生價值觀的表態與對道德的堅持很可貴,因為可以匯聚成為社會的一股清流,淨化人心,增進福址,值得慶慰與歡喜。

優質佛教徒終身學習守則

從人口統計和經濟的角度來看,人類現今面臨重要抉擇的時刻。眾生所依存的環境將可永續利用或一夕崩潰,就看未來幾十年,我們如何來善待生命與環境。優質佛教徒終身學習「五戒」時,配合新世紀的倫理觀點,結合團體、社會、國家的力量,可以將五戒作如下的詮釋與發揮︰

不傷害︰救護生命,珍惜環境。如此,可將不殺害生命的積極意義發揮,救護生命,保育物種,延續生物多樣性,珍惜地球資源與保護環境。

不偷盜︰給施資財,奉獻社會。如此,不只是不偷盜,更應該布施資財,消除赤貧與飢餓。經濟學家與社會工作者們呼籲︰自從18世紀中葉的工業革命以來,人類社會雖然多數已經成功脫離赤貧,但是今天全球65億的人口,仍然有11億人(約占1/6的人口)非常窮困,每天只能靠不到一美元的收入勉強餬口,很難獲得必需的營養、安全的飲用水和安全的居所,更別論基本衛生條件和醫療保健服務。已開發國家若能提供國民生產毛額(GNP)的0.5%,則可有1600億美元用來大幅改善地球上1/6的人口脫離赤貧,並且確保全球所有兒童都能接受小學教育的完整課程。例如︰挪威政府每年提撥國民收入總值的1%做為發展指數殿後的國家的援款。但是美國國際援助金額大約是GNP的0.21%,仍然有提升的空間。

此外,發揚志願服務美德,協助推行「志願服務法」,奉獻個人知識、體能、勞力、經驗、技術、時間,推廣具備慈悲心、有組織效率的志工或義工服務,形成互助關懷網,促進社會各項建設及提昇國民生活素質,

不邪婬︰敬愛家人,尊重信任。遵守不邪婬的戒律可以保障婚姻安全,建立美滿幸福家庭。進而發揮敬愛家人,增進人際之尊重與信任,作為建立安和社會的基礎。

不妄語︰說誠實言,善意溝通。言語是人類溝通的重要手段,同時也是引發善、惡業的表達力量。溝通是指一種有意義的互動歷程,如何彼此念念保持善意,句句相互轉換成善意,是不妄語的積極精神。

不飲酒︰正念正知,清淨身心。《長阿含經‧善生經》中,佛告訴善生童子︰「當知飲酒有六失,一者、失財。二者、生病。三者、鬪諍。四者、惡名流布。五者、恚怒暴生。六者、智慧日損」。由此可知︰飲酒人容易失去正確的思惟判斷能力,導致心生迷亂而犯各種過失。同時,也會傷害身體,引發疾病。

  以上是我在三年前,為受五戒的信眾的開示。事隔多年,再次檢討,多所未及,深感慚愧,特記於此,與大眾共勉。

腦的情緒生活與慈悲禪定腦影像

釋惠敏(法鼓佛教學院校長、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教授)

(本文發表於《人生》雜誌356期,2013.4)   

正念與慈悲禪定國際研討會

2013年3月7~9日,法鼓佛教學院、蓮花基金會、臺北教育大學教育學系共同主辦「正念與慈悲禪定國際研討會與工作坊」。大會特別邀請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理查•大衛森博士(Prof. Richard Davidson)作兩場專題演講:正念的神經科學研究與實證發現("Neuroscientific studies and empirical explorations of mindfulness")與慈心、正念禪定與心智訓練的研究設計("Experiences of conducting research on benevolence, mindfulness meditation and mind training")。

大衛森博士是心理學與精神病學科系的教授,為享譽國際之情緒、行為與腦影像研究的專家。2010年開始擔任該大學「健康心智研究中心」(Center for Investigating Healthy Minds)的執行董事。此中心致力於研究人類心智如何生起和培養慈悲、寧靜、和藹、利他、愛等種種高貴的人性品質,並以研究成果設計各種正念與慈悲課程,推廣到學前教育及小學;以及探討呼吸訓練和禪修是否能幫助那些經歷阿富汗和伊拉克戰爭的退伍軍人,釋放壓力和焦慮,改善生活方式。

腦的情緒生活之基本原理:情緒模式

2012年,大衛森博士出版《腦的情緒生活》(The Emotional Life of Your Brain),以「它的獨特模式如何影響你的思考、感受與生活方式,以及你如何改變它們」(How Its Unique Patterns Affect the Way You Think, Feel, and Live-and How You Can Change Them)為副標題。此書主要建立在他三十年對「情感神經科學」(affective neuroscience))數以百計的研究成果,例如:(1)共情作用(empathy)的大腦機制、(2)經由比對自閉症(autistic)和正常大腦的發展狀況,來找出處於正常情緒的大腦怎麼會陷入極度焦慮的情緒狀態,並且提出腦的情緒生活之基本原理「情緒模式」(Emotional Style),解說人類在情緒狀態(emotional states)、情緒性向(emotional traits)、個性(personality)和特質(temperament)上的多樣性。

情緒狀態」是指現實經驗或想像意象所引發的瞬間情緒,例如:母親節時,看到孩子為您精心製作糕點的快樂,想像可以順利完成一件大事的成就感,或者年假期間必須工作的憤怒。一些可以持續超過數分鐘、數小時或是以天為單位的情緒感覺叫做「心情」(mood)。若是有種感覺影響您的時間是以年為單位的話,那就是「情緒性向」(emotional traits),例如:某些人看起來就是憤世嫉俗,或是經常不開心。「情緒模式」是我們回應生活經驗的一種經常方式,它為特定、可辨識的大腦迴路所掌控,也可以利用客觀的實驗方法來測量。因此,「情緒模式」可以追溯到特定、可辨識的大腦訊號,貼近大腦運作系統,可視為我們情緒生活的基礎元素。

相對而言,「個性」雖是比較常用來描述人們的方式,但它既非基本的感受,亦非立足於可以確認的神經機制;個性包含了情緒性向情緒模式綜合描述。近來大眾媒體喜歡報導心理學界所推論:哪種類型的「特質」可以成就好的浪漫對象、商界領袖,或精神病患者,但是它們並非基於大腦機制為主的嚴謹分析。

情緒模式的六個向度

有別於傳統的個性情緒性向心情的說法,《腦的情緒生活》書中提出,以現代神經科學研究為基礎的「情緒模式」,是由如下的六個向度組成:

(1)復原力(Resilience):你從逆境中復原的快慢。

(2)觀點(Outlook):你能保持正面的情緒多久。

(3)社會直覺(Social Intuition):你有多善於從人群中揀擇出社會信號。

(4)自我覺察(Self-Awareness):你有多善於感知反映情緒的身體感受。

(5)情境調控力(Sensitivity to Context):你有多擅長調節自己處於情境中的情緒反應。

(6)注意力(Attention):你的專注度有多敏銳和清晰。

例如,早上你與重要的親友爭吵之後,會感到煩躁一整天。但是沒有意識到:你是暴躁的、不滿的、粗魯的原因,是你沒有恢復你的情緒平衡,這是復原力緩慢模式的標徵。因此,如何能更了解你的情緒模式?這是任何試圖優雅地接受「你是誰」或改變它的第一和最重要的一步。

大衛森博士相信,每個人的個性特質反映出情緒模式六個向度的不同組合。例如:有些人具備高度「樂於接受新經驗」的個性,具有較強的社會直覺、自我覺察注意力模式。一個「嚴謹」的個性則具備良好的社會直覺注意力情境調控力。「外向」的個性若可以從逆境中迅速回復,是因為復原力快速,可保持積極的觀點。「隨和」的個性情境調控力、復原強,容易保持積極的觀點。高度「神經質個性,從逆境中復原得慢,具悲觀、消極的觀點,對情境調控力與注意力低。此外,易衝動的特質則是注意力自我覺察的低下。有耐心特質則具備高自我覺察情境調控力……。

慈悲禪修可調節情緒之神經迴路

如上這些組合提供的描述方式之大腦的基礎可能是什麼?1980年代初,學術心理學界將情緒的研究主要歸類於社會和人格心理學,而非神經生物學,僅少數心理學研究者對研究情緒的大腦基礎有興趣。因為當時都認為大腦情緒中心僅在邊緣系統(包圍腦幹的邊緣,是本能與情緒中樞,掌管食欲、性欲以及憤怒、恐懼等情感,與約一億五千萬年前原始哺乳類的演化有關)新近演化的前額葉皮層是理性的功能,不可能在情緒上扮演什麼角色大衛森博士則認為:前額葉皮層對情緒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為許多研究證明:禪修可導致「腦神經重塑」(neuroplasticity)效果,例如:慈悲禪修對情緒之神經迴路有調節功效。這篇研究論文也是大衛森博士在此次大會演講之主要內容。

論文中提到:最近的功能性核磁共振攝影(fMRI)大腦影像研究發現,對於他人痛苦的同理心反應,牽涉腦島(insula)和前側扣帶皮質(anterior cingulate cortices)。研究者進一步假設:禪修中培養對別人的關注,增強了情緒性處理,特別是對於悲傷聲音的反應,並對於情緒性聲音的反應是經由禪修訓練程度而調控。結果發現:

(1)禪修時,禪師相較於初學者,對悲傷聲音比對正面或中性聲音之腦島的活化還大。

(2)此腦島活化的強度,也和這兩組禪修的自我回報強度有關。

(3)比較禪師和初學者之禪修與休息狀態也指出,杏仁核、右側顳頂葉交界處,和右側後顳上溝的活化增加,對於所有情緒性聲音有反應。

因此可知:禪修者培養正向的情緒,改變先前連結同理心的迴路系統的活化,以及對情緒性刺激反應的心理理論。

從實驗室「轉譯」到社會:學以致用

此次演講中,大衛森博士將該大學「健康心智研究中心」的研究成果,設計各種正念與慈悲課程,推廣到教育與社會的計畫,稱為「translation project」。首先,聽眾還以為是語言的「翻譯計畫」,現場由陽明大學腦科學研究所謝仁俊教授解釋:不是語言的翻譯,而是將實驗室的研究成果「轉譯」運用到社會。這確實是重要的觀念用語,也可以用在佛學研究領域,例如:我們不能只將梵文、巴利文或藏文等經典語言「翻譯」成現代語言就好,還能將這些研究成果「轉譯」運用在自己或社會的層面,自利利他,才是學術研究的真諦,這也是法鼓佛教學院「畢業行門呈現」所強調的學習目標。

金句

大衛森博士認為:掌控理性的前額葉皮層對情緒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為許多研究證明:禪修可導致「腦神經重塑」(neuroplasticity)效果,例如:慈悲禪修對情緒之神經迴路有調節功效。

每個人的個性與特質反映出情緒模式六個向度的不同組合。

例如:有些人具備高度「樂於接受新經驗」的個性,

具有較強的社會直覺、自我覺察與注意力模式。

一個「嚴謹」的個性則具備良好的社會直覺、注意力、情境感受力。

「外向」的個性若可以從逆境中迅速回復,

是因為復原力快速,可保持積極的觀點。

佛教禪修傳統與現代社會

釋惠敏 法鼓佛教學院校長 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教授

(本文發表於《人生》雜誌338期,2011.10

正念禪修:佛教對現代社會的貢獻之一

2011年9月18日至21日,德國漢堡大學舉辦"Mindfulness – a Buddhist Contribution to Modern Society(正念禪修:佛教對現代社會的貢獻之一)"國際研討會,主辦單位邀請了約25位國際專家學者發表與座談,並於閉幕前,邀請達賴喇嘛到場演說與座談。聽說近兩千張的入場卷被搶購一空,主辦者連保留票也沒有留,盛況空前。大會首先安排艾倫.華樂思博士(Dr. B. Alan Wallace)以「佛教正念的意涵為何?」(What the Buddha meant by mindfulness?) 為題,作18日晚間的開幕演說。

由於華樂思博士兼具物理學、佛學兩種學科的背景,對於佛教與科學間的議題,因此提出佛教的正念禪修與西方心理學的各種觀點。他現為美國Santa Barbara「意識研究機構」(Institute for Consciousness Studies)與泰國Phuket 「國際心識學術中心」(International Academy Mind Centre)主任。台灣的學者也有注意到他對意識研究有(一)批判科學唯物論意識研究取向的謬誤;(二)科學與佛教的整合,將有助於意識的探究;(三)佛教禪定學可為心識研究提供不同角度等等觀點。

19日、20日前二天,每天上午、下午各安排一個部會,共有4個部會。21日的上午同時安排2個部會,由聽眾自己選擇,每個部會有4位講者擔任發表與座談。此外,白天的研討會同時也安排各種「正念禪修」工作坊,晚上則安排共同實修的課程,屬於研究與實踐並重的活動。

傳統與現代

第一個部會是「佛教傳統」(Buddhist Tradition),Analayo比丘比較初期佛教之「身、受、心、法」之「四念住」與佛之「三念住」(對於眾生信佛、不信佛或半信半疑,常安住於正念正智,不喜不憂)之異同。Schmithausen教授則探討不同傳統對《念住經》中「觀照內身…觀照外身…..觀照內外身」詮釋的差異。Neumaier教授考察從印度佛教的「心」與「念」到東亞佛教傳統的變遷。Spitz教授則以西藏佛教為主分析在各種相應心理作用脈絡中「念」的意義。

第二部會是「傳統與現代」(Tradition vs. Modernity)的主題, Gethin教授評論英國的「正念認知療法」 (Mindfulness-Based Cognitive Therapy,簡稱MBCT)是否有佛法之世俗化的問題。敝人則討論「四念住」在台灣的安寧療護的運用,有關「身、心、靈」模式與「身、受、心、法」模式的異同。Gruber準博士介紹近代南傳緬甸佛教的不同內觀禪修法之「技術性方法」 (technical methods)與「自然性進路」(natural approaches)的類別。Grossman教授的論文是探討有關近代禪修研究的從原始佛典之「去情境化」(decontextualization)與其「再情境化」(recontextualization)進入西方心理學的方法論問題。

正念與腦神經科學

第三部會是「正念與腦神經科學」,哈佛醫學院的Lazar博士講解有關以「磁振造影」(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MRI)方法,對於正念禪修的研究案例,證明「正念舒壓」(MBSR: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療程的效果,並且她也證實長期禪坐能讓右腦島(身體與內臟的覺知)與內前額葉(情緒和認知的整合)兩個腦區增厚,表示禪修可能導致腦神經重塑(neuroplasticity)的效果,此研究曾在美國引起媒體廣泛的報導。Ulrich Ott博士則探討與正念禪修之呼吸、感受、安靜有關的腦部結構,與神經重塑的效果。Malinowski博士提出有關正念禪修如何產生正面心理變化的假設理論,他目前在作禪修當下的情境效果(state effect)與禪修之長期的性向效果(trait effect)的相關研究。法國的Matthieu Ricard喇嘛則介紹「慈悲利他」正念禪修可以引發當下與長期的高振幅γ腦波的同步化(與專注、記憶、學習或覺知等功能有關)或者減低杏仁核對負面情緒的反應之研究的親身體驗,因為他本人曾是威斯康辛大學研究團隊的實驗對象。

正念與教育、醫療、倫理責任

第四部會是「正念與教育」,泰國Dhammananda比丘尼介紹「正念」運用於尼寺僧眾教育以及日常生活中的實例。Dauber教授討論「正念」運用於教育的陷阱與機會。Kaltwasser老師介紹將「正念」運用於中學的教育理論,對於青少年的自我覺察、情緒控制、集中注意力以及減輕教師壓力等效果。Keuffer教授認為中小學之「正念」課程可以用Peter Sloterdijk教授之Anthropotechnique(人類調控系統研究)的定義來理解,所謂「你必須改變你的生活」(You have to change your life),並用於促進人類發展。Kobusch博士介紹運用與學校、醫療方面的「正念」實驗,例如:經由關注、友善與接受他人等態度的改善,促進師生、醫病等人際關係。

第五部會是「正念在醫學與心理治療」,Anderssen-Reuster博士提供近4年來以「正念」治療憂鬱症病人的臨床實例,病人從自我療程到自我禪修的過程。Dobos教授介紹10週「正念舒壓」(MBSR)的療程或配合營養與運動,對於乳癌病人的疼痛、噁心、壓力、焦慮、憂鬱等症狀的改善,並且建議病人家屬與醫護人員同時學習的重要性。Schmidt教授發現「正念」雖然對於纖維肌痛症(Fibromyalgia) 、背痛、偏頭痛等慢性病的患者之個別性疼痛改善有限,但是可以大幅提升整體的生活品質與心理調適。

第五部會是「正念與倫理責任」,Garfield教授認為「正念」連接了善意與善行的間隔(gap),讓我們對於高尚道德保有持續力,所以它是身心轉換為善法的關鍵,並且增進我們對社會、政治、經濟的責任感。Samten格西討論「正念」與同情心的倫理。Senauke禪師引用一行禪師之「正念必須入世」(Mindfulness must be engaged)的「覺察世界的問題而行動」觀念,說明「正念」除了讓我們分辨善惡之外,也提醒我們必須肩負責任。

分別與無分別、世間與出世間

  此次國際研討會的講者與聽眾的素質都很高。聽眾中許多是醫療人員、教師等社會精英人士,願意花錢、花時間,甚至從遠道乃至國外,千里迢迢來參加此「解行並重」的研討會,並且熱烈發言與討論,真是一次非常成功的活動。我個人觀察大家所論辯的焦點似乎有兩方面。(一)對於近代運用「正念」於醫療(例如「正念減壓」)的方法,會將「正念」定義為涉及專注於使用「非判斷式態度」 (nonjudgmental manner)之相關經驗,或許類似漢傳佛教用語的「無分別心」;但是,一些專家學者則認為「正念」的本意應該是「正確的分辨力」,或許類似漢傳佛教用語的「分別」。我個人認為,其實「正念」具備有此兩種面向,所謂清晰的思考(分別)和開放的心胸(無分別)。若根據《瑜伽師地論》,此二者也有互相增長的作用,因為以「有分別」影像做為對象的「毘鉢舍那」(vipaśyanā,觀察的智慧)反復練習所生清淨的力量,逐漸增廣,伴隨於此,能令以「無分別」影像做為對象、生起身心輕安的「奢摩他」(śamatha,安止的禪定)亦逐漸增長,則可以協助觀察的智慧增長,乃至兩者妥善配合、平等地活動之時,成為「止觀雙運」的境界。(二)各種將「正念」運用於醫療、教育等方面是否有佛法之世俗化的問題,我個人認為佛法猶如大海,可納百川,所以有「五乘共法」、「三乘共法」、「大乘不共法」的層次,提升生活品質的人天乘,解脫生死的聲聞乘,捨己為人的菩薩乘都可以互相交流成佛法大海。

最後,敝人有幸受邀參加此盛會,並且發表論文與參與座談討論,因緣殊勝。因為,法鼓佛教學院將要於101學年招生博士班,正是以「佛教禪修傳統與現代社會」為發展主軸,而於99年底申請,100年審查通過而設立的。教育部的審查委員們認可:此方向可以與世界學術界對禪修運用於現代社會之研究新趨勢接軌,例如:禪定與教育、醫學、心識科學、腦科學、心靈哲學、社會倫理等研究議題,並且可以培養安定人心、淨化社會的「心靈環保」人才,或者培育具備人文創意與跨領域能力的高級佛學研究與教學人才;同時也是發揮本校創辦人聖嚴法師以「佛教傳統與現代社會」為佛學研究主軸的精神,以及結合法鼓山世界佛教教育園區以禪修與教育為重點的特色,並且續與提升法鼓佛教學院之融合佛學研究與實踐修行的發展方向。所以,敝人感覺到:我們的姐妹校–德國漢堡大學似乎心有靈犀一點通,在我們開辦博士班之前,對於未來發展方向,提供各種深廣化的可能性,功德無量。

心世界特快車

釋惠敏 法鼓佛教研修學院 校長 國立台北藝術大學 教授

(本文發表於《人生》雜誌300期,2008.8)

北極特快車︰聖誕夜的虛實

克利斯.凡.艾斯伯格(Chris Van Allsburg)所創作繪本《北極特快車》(The Polar Express) ,是全美銷量已超過四百萬冊的聖誕夜故事圖畫書,並且榮獲1986年美國最具權威性的繪本獎-凱迪克特獎(The Caldecott Medal) 等多項國際大獎的肯定。

  故事描述︰聖誕節前夕,小男孩躺在床上,屏氣凝神地想等著一個有信心才聽得到的聲音──聖誕老人的雪橇鈴聲,卻意外的搭上通往北極的特快車,展開一段奇幻之旅,到達聖誕老人所居住的北極樂土,並且得到銀鈴禮物。

 奧斯卡金像獎影帝湯姆漢克斯(Tom Hanks) 與導演羅勃辛密克斯(Robert Zemeckis)受此繪本故事感動繼《 阿甘正傳》、《浩劫重生》,再度攜手合作,拍攝成電影。他們以精細擷取演員動作之數位技術系統,創造出虛擬的人物,在螢幕上重現的粉彩插畫的奇幻氛圍,同時又能保有真人演技的即時性,創作出不屬於傳統動畫或動態影像擷取,也不屬於一般的真人實景電影,提供前所未見的影像藝術形式。

西方人由相贈聖誕節禮物的習俗,帶給別人寬容、溫馨的感覺;聖誕老人雖多是由父母扮演,卻可經過傳說中人物的轉化作用,擴大為無私施捨的價值。東方的孩童們,於過年時,從父母長輩得到壓歲錢,以及此節日習俗所產生之彼此寬容心與歡樂感,是我們最期待的理想日子。

多數人隨著年齡成長,現實生活的經驗,讓我們漸漸地不容易保有如此單純的夢想。繪本故事中的小男孩雖然老了,因為從未放棄對理想的信念,如同許多夢想家,銀鈴仍會為他們而響,

  

現世的夢想家

2008年7月4日媒體報導︰哥倫比亞軍方情報人員經數個月的情報蒐集與準備,偽裝滲透入叛軍「哥倫比亞革命武裝部隊」(FARC)的蠻荒營地,2日謊稱奉叛軍頭目之命前來,以直升機帶走人質,成功救出被綁架六年的哥國前總統候選人英格麗‧貝當古(Ingrid Betancourt)和另外14名人質,全程沒開槍,沒流血。軍方稱為「完美」,貝當古驚呼是「奇蹟」與「一首非凡的交響樂曲」的營救行動,戲劇性圓滿落幕。

 之後,貝當古女士接受CNN訪問時表明︰她是夢想家(dreamer),在嚴酷的蠻荒中歷經飽受凌虐的人質生活後,雖然會期待能與一般為人父母一樣,希望能平靜地與即將成年的子女,同享天倫之樂,但是仍然夢想著︰希望哥倫比亞能成為比較好的國家。

如此期待能改善眾生各種痛苦,且能百折不回的現世夢想家情懷,讓我們聯想到美國人權領袖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King)博士,於1963年8月23日,在林肯紀念堂的台階上,對超過二十五萬人群眾,所發表「我有一個夢」(I have a dream)︰「今天,我對你們說,我的朋友們,儘管此時的困難與挫折,我仍然有個夢,這是深深紮根於美國夢中的夢……我有一個夢:有一天,這個國家將站起來,並實現它的信條的真正含義:我們認為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即所有的人都生來平等。我有一個夢:有一天,在喬治亞州的紅色山丘上,從前奴隸的子孫們和從前奴隸主的子孫們將能像兄弟般地坐在同一桌 …..」著名演說的精神。

來生的夢土︰西方極樂國

  眾生除了需要經歷現世的苦樂,也必須面對「生從何來?死往何去?」的困惑。或許與「死亡」的恐怖度相比較,現世所有的怨敵、難事、惡物都算不了什麼。大智者可以「降伏鏡像魔軍,大作夢中佛事」;開悟者可以「夢裏明明有六趣,覺後空空無大千」;西方淨土行者可以發願︰「弟子(某某)一心皈命極樂世界阿彌陀佛,願以淨光照我,慈誓攝我。我今正念,稱如來名,為菩提道,求生淨土。佛昔本誓,若有眾生,欲生我國至心信樂,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以此念佛因緣,得入如來大誓海中。承佛慈力,眾罪消滅,淨因增長。若臨欲命終,自知時至,身無痛苦,心不貪戀,意不顛倒,如入禪定。佛及聖眾,手執金臺,來迎接我。於一念頃,生極樂國。花開見佛,即聞佛乘,頓開佛慧,廣度眾生,滿菩提願….」。

    對此,我們或許向禪宗六祖惠能大師學習,如《壇經》:「世尊在舍衛城中,說西方引化。經文分明,去此不遠。若論相說,里數有十萬八千,即身中十惡八邪,便是說遠。說遠為其下根,說近為其上智。人有兩種,法無兩般。迷悟有殊,見有遲疾。迷人念佛求生於彼,悟人自淨其心。所以佛言:『隨其心淨即佛土淨。』….心地但無不善,西方去此不遙。若懷不善之心,念佛往生難到。今勸善知識,先除十惡即行十萬,後除八邪乃過八千。念念見性,常行平直,到如彈指,便覩彌陀。使君但行十善,何須更願往生?不斷十惡之心,何佛即來迎請?若悟無生頓法,見西方只在剎那。不悟念佛求生,路遙如何得達。惠能與諸人,移西方於剎那間,目前便見。各願見否?」所說的意境來解讀。

心世界特快車

  但是,我們若能將臨命終時,乃至面對現世的冤敵、難事、惡物之時,時常保持像童年時對聖誕節或過年的浪漫情懷與夢想︰阿彌陀佛如同慈父或聖誕老人,於似夢似醒間,在「佛號與鈴聲」信願中,「悲欣交集」,與怨敵、親友、凡聖等九品各類眾生,共同搭乘「心世界特快車」,剎那間直達樂土。同時,能像電影《北極特快車》一樣,車上的每個小孩從此歷程中,學習到為實現個人或團體夢想,所缺少的氣質,例如︰自信、謙虛,勇氣、慈悲、歡喜、放捨等。這或許是修行念佛三昧的醍醐味?﹗

臨終自知時至,身無病苦,心不貪戀

釋惠敏 法鼓佛教學院 校長、國立台北藝術大學 教授

(本文發表於《人生》雜誌316期,2009.12)

臨終前二週才躺在床上生活

公共電視2008年4月,以「活躍老化、樂在施予、國際學堂夢」為主題,播出一系列芬蘭老人生活的相關報導。其中,「臨終前二週,才躺在床上生活」(http://www.peopo.org/portal.php?op=viewPost&articleId=14900)之有關芬蘭老人的運動習慣與健康的報導,讓我更確認對自己生死規劃的願景。

多年前,我也加入「半百老翁」的行列,健康檢查也開始出現因缺乏運動而產生的「代謝症候群」之一,血脂異常。這是比較容易罹患心血管疾病、腦血管疾病及腎臟疾病的警信。若是不改善,將來的身心狀況不僅無法助人,也可能會拖累他人。這可不是我所願意的晚年生活。於是發願學習遵守「運動戒」︰體適能333計畫,也就是:每週至少運動3次,每次最少30分鐘,心跳數能達到每分鐘 130跳的有氧性運動。希望我的身心狀況能在臨終前一天還可以幫助別人。如今,我在芬蘭國家保健政策中看到實踐這種淨土的案例,實在令我感動不已,與大家分享之情也油然而生。

1993年,台灣老年人口佔總人口數7.1%,已經達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所訂的高齡化社會指標。2006年已高達10.4%。若依據經建會統計估計,2029年後,65歲以上人口將全台灣人口數的1/4。2005年的7.5比1的「扶老比」(Old Age Population Dependency Ratio;65歲以上老年人口占15至64歲人口之比例),預估2015年會上升到3.3比1,2051年將可能提高到1.5比1。青壯人口的老人扶養負擔明顯加重,有關協助老人適應身體、心智和感情的變化壓力的全面性方案,與因應高齡化社會之食衣住行育樂等需求的政策,是我們當今迫切性的公共議題。

生活型態與健康

專家們指出影響人類健康的因素有:遺傳因素、環境因素、醫療體制和生活型態等四種,其中「生活型態(Life styles)取決於個人日常生活習慣,對健康影響最大。同時他們也發現成人的疾病(Adult onset disease)開始於40歲,且都是「生活型態」所導致之疾病(lifestyle related disease)。

如同此次公共電視節目所指出︰台灣的健保制度的盲點是大部份的經費用在治病,比較少投資在預防。芬蘭和台灣同樣是人口快速老化的國家,但是在老人身上花錢的政策,卻和我們不太一樣。以位於芬蘭中部、人口只有8萬人的大學城Jyväskylä(佑偉斯克列)為例,每年市政預算百分之2(約2億5千萬元)用於推動運動保健。因此可以聘請13位運動教練、40位物理治療師,和70位領時薪的體育科系學生,設立公立老人運動俱樂部,指導老人實踐各種運動處方,在舒適的健身館內,生龍活虎地翻滾、跳躍、在吊環上倒立等,將運動融入生活當中,因此老人生活品質提高,社會醫療成本也可降低,自利利人。所以,芬蘭的老年生活願景是:臨終前二週,才躺在床上生活。

臨終自知時至,身無病苦,心不貪戀

目前佛教界,於修念佛三昧儀式中,常用宋代慈雲遵式(964~1032)法師所撰的迴向發願文︰「一心皈命,極樂世界,阿彌陀佛。願以淨光照我,慈誓攝我。……若臨命終,自知時至,身無病苦,心不貪戀,意不顛倒,如入禪定。佛及聖眾,手執金臺,來迎接我。於一念頃,生極樂國,花開見佛。即聞佛乘,頓開佛慧。廣度眾生,滿菩提願」。

其中,所謂「若臨命終,自知時至,身無病苦,心不貪戀」應該是佛教徒的生死規劃願景。為了實踐此理想,除了經常「念佛」,以保持正念、正知,讓我們的行為、言語、思想(身、口、意三業)清淨之外,我們應該提高警覺︰因科技進步帶來方便而容易導致運動不足的現代人生活,以及醫學進步帶來高齡化的現代社會結構,提早養成運動習慣,讓老人的身心更健康,則可以「臨終自知時至」,約「臨終前二週才躺在床上生活」,而且「身無病苦」。因為可以終身學習、終身奉獻,所以「心不貪戀」,無憾無悔,同時也累積「廣度眾生,滿菩提願」的資糧,這實在是值得我們努力學習的「生活形態」。

筆寫?手寫?心寫?

釋惠敏 法鼓佛教學院 校長 國立台北藝術大學 教授

(本文發表於《人生》雜誌306期,2009年2月)

筆寫?手寫?心寫?

2008年10月8日,我無意間看到日本NHK電視台所播放有關日常生活中科學實驗的節目,主題是︰「如何於一小時內將醜字體練習成美字體?」由於我是屬於醜字體者,所以興趣盎然觀賞其原理與方法,覺得與佛教有許多有趣的關聯,簡述如下︰

首先,此節目探究︰「寫字形體(筆跡)的差別,關鍵在身體哪個部位?」之問題,是以日本的詩畫家・星野富弘(1946~)先生為例。他24歳時,擔任体育教師,為學生們示範作單槓翻滾動作時,摔傷了頸椎,造成頭部以下癱瘓,無法動彈,身心痛苦不堪,一度興起自殺的念頭。由於收到許多親朋好友的慰問鼓勵信,重新燃起求生意志。他很想寫回信給諸親朋好友,表達感謝之意。因此,以口銜筆練習寫字,天天反覆練習,有時練習到口唇流血。皇天不負苦心人,逐漸可以寫字,進而可以畫圖寫詩,終於稱為國際上有名的詩畫家。1991年,他的故鄉為他成立「富弘美術館」,2006年獲頒「榮譽縣民」,為第一位生前獲此殊榮者。

他回憶說︰當初可以用口銜筆,寫信給親友時,親友看到他的信中的字,都嚇一跳,以為他已經康復,可以用手寫字了。因為發現星野先生以口所寫的字體與以前用手所寫的字體,竟然一樣。此也印證最近腦科學研究成果︰個人寫字之形體是存在於腦中。京都大學的研究團體以「功能性磁共振造影」(Functional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fMRI)儀器觀測人寫字時的腦部活動。發現︰當聽到某一語詞、以口說出、思考其意義時,在腦左側的「言語區」顯示是活動狀態。可是,當只想該語詞的字之形體時,則在「言語區」的後側出現特徵性的活動狀態。此部位被認為是儲存「字形」資料庫。人們從此處回憶起「字形」,因而能寫出字。若此處損傷,則無法寫字,或者想出字形。

所以,當星野先生不能用手寫字,改用口銜筆寫字,其寫字之形體仍然會相似,因為我們個人的寫字之形體不在手中,也不在口中,是在腦中。此外,我們小時候開始學習寫字時,小學生們所用的是相同的範本,但是為何每個人卻寫出不同的字體。特別是,不再用範本之後,我們腦中的範本字體被「自以為是」的字體逐漸取代,變成個人獨特的筆跡。

對此「筆寫?手寫?心寫?」問題的探討,我們也可聯想到中國禪宗「風動?幡動?心動?」的議題。

風動?幡動?心動?

 禪宗六祖慧能(638~713年)從五祖弘忍(602~675年)得法之後,經過一段隱跡的生活,到了廣州之法性寺,聽印宗法師講《涅槃經》。當時因風吹幡動,引起了僧人的議論。有人說是幡在動,也有人說是風在動,慧能則說:「不是風動,不是幡動,仁者心動!」,一語道破眾生心之動念虛妄分別,直指現前一念本來解脫自在(「無住」),「明心見性」成佛。因此,禪宗也稱「佛心宗」。此對話情節,令當時眾僧驚異,傳頌後世,開展接引禪修者之各類各樣方便。

對於「眾生心之動念虛妄分別」,佛教唯識學派則以「阿賴耶識」(根本心識)之「種子」或「習氣」,來說明諸法生起差別、變化的原因。佛典也說︰「心能導世間,心能遍攝受,故能集起,說名為心」、「染淨諸法種子所集起故,說名為心」。所謂「種子」是以比喻來說明諸法生起差別關鍵。譬如︰生長成豆葉、豆花與稻葉、稻花的差別關鍵,不在陽光、水、土等條件,而是豆種與稻種之差別。

心念口唸「間距均等」習字法

其次,此節目探究︰「如何有效地將醜字體練習成美字體?」以及「寫字美醜的判斷關鍵是什麼?」之問題。節目製作單位請同樣寫字不漂亮的18歳双胞胎姊妹,練習如何寫字漂亮。姊姊以範本密集練習三天。妹妹只在最後一天的夜晚,以邊練寫字,邊念「均等」的口訣,不斷提醒寫字應保持各筆劃「間距均等」,練習一小時。結果是姊妹改善的程度幾乎相同。

為何寫字時,筆劃保持「間距均等」會產生美感?根據視覺心理學研究,我們有所謂「視覺誘導場」(Induction Field on Vision)的機制。人眼看字形或圖形時,不只是看所寫、所畫的線而已,卻是感知筆劃或線條之間距配置的平衡感,因而判斷是否「美麗」。因此,構成字形的線條之「間距均等」 不僅是容易閱讀,也會產生美感。若能以一邊注意筆劃「間距均等」一邊作寫字練習,養成「間距均等」的寫字習慣,可以使自己的字成為易讀美麗的字形,並且逐漸會記憶成腦內字形,則自然可大幅度改善自己的字跡。

「支撐點」與「動轉點」的習字法

最後,此節目比較書法家與寫字劣拙者之運筆的差別,發現︰書法家寫字時,手腕穩定故,「支撐點」穩定,手指筆尖運筆靈活故,「動轉點」自在。寫字不美的人,手腕浮動故,「支撐點」不穩定,手指筆尖運筆雜亂故,「動轉點」不自在。為了改進此缺點,教導寫字劣拙者經常作「穩定手腕,反覆畫大圓圈練習」的習字法。若能保持靈活伸展握筆,穩定手腕於桌面,反覆畫大圓圈練習,逐漸能畫出較大的圓圈時,則是運筆自在的證據。其次,再練習畫四角形、三角形,也會有相同效益。

正念、正知「緣起中道」於行住坐臥的修行法

相較於此兩種習字法,佛教有《念住經》之「四念住」(又譯為[四念處)修習法。佛陀教導比丘們,學習認識自己的身體(呼吸與動作)、受(感覺與感受)、心(心識)、法(真理)等四方面,時時徹知無常,去除對身心世界的貪瞋,使「覺察性」(心念,awareness, mindfulness)念念分明,憶持不忘,敏銳且穩定(住,setting-up,establishment)的修行,很類似將「支撐點」穩定與「動轉點」自在之習字法的原則。

「四念住」中,與身體有關的「身念住」的修習階段中,有大家熟知的「憶念出入息法(數息觀)」。此外,還有正念、正知於行住坐臥等行為、動作的修行法,《念住經》教導修行者︰當行走時,正念、正知於行走的狀態;當住立時,正念、正知於住立的狀態;當坐下時,正念、正知於坐著的狀態;當躺臥時,正念、正知於臥著的狀態;不論身體處於何種狀態,他都能保持正念、正知;以及在前進後退之間、 在前瞻後視之間、在屈伸俯仰之間、在穿衣持缽之間、吃喝嚼嚐之間、大小便利之際、在行住坐睡醒語默之間,應正念、正知於他的一舉一動。此猶如心念口唸「間距均等」習字法,我們對於日常生活中各種姿勢、動作的變化,能夠正念、正知,不是作散漫的姿勢、動作而已,卻是能夠感知各種姿勢或動作剎那生滅(緣起)之間距配置的平衡感與適當性(中道),所謂「緣起中道」,因而判斷是否「良善」,並且逐漸會記憶成腦內的姿勢、動作,則自然可大幅度改善自己的行為。

因此,注意「間距均等」,養成穩定手腕、手指筆尖運筆靈活的寫字習慣,可以改善字體。而且乾淨美麗的字形,會提升寫字樂趣與欣賞回饋,自然增進習字習慣,更加能改善字體。如此良性循環,逐漸可以成就書寫美麗字跡的能力。同樣地,注意「緣起中道」,養成穩定「覺察性」(心念)、言語、動作的表達習慣,可以改善行為。而且乾淨美麗的行為,會提升修行樂趣與欣賞回饋,自然增進修行習慣,更加能改善行為。如此良性循環,逐漸可以成就乾淨美麗行為的能力。

愉悅羅盤:苦樂、善惡、上內

釋惠敏. 法鼓文理學院 校長. 台北藝術大學名譽教授

(本文發表於《人生》雜誌416期,2018.04)

佛教之三樂:知足常樂、助人快樂、寂滅最樂

誠如《大丈夫論》所述「一切眾生皆同一事,皆欲離苦得樂。」但什麼是佛教之樂?或許可參考拙文「身心健康五戒四句偈」(《人生》雜誌2011年9月),配合佛教的「三法印」(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槃寂靜)的體悟與三種道來說明,其相關性如下圖所示:

諸行無常→知足常樂→解脫道

諸法無我→助人快樂→菩薩道

涅槃寂靜→寂滅最樂→涅槃道

此外,《法句經》:「心為法本,心尊心使,中心念『惡』,即言即行,罪『苦』自追,車轢于轍。心為法本,心尊心使,中心念『善』,即言即行,福『樂』自追,如影隨形。」此中所謂「善惡」與「苦樂」關聯法則為何?從腦科學的角度,有何觀點有助於我們深入探究?

愉悅之羅盤:苦樂同功、善惡同源

2017年底,敝人閱讀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神經科學教授大衛•林登(David Linden)博士之The Compass of Pleasure愉悅之羅盤;中譯本《愉悅的秘密》),頗有收獲。因爲他從腦神經科學,對人類追求愉悅的行為模式,提出跨文化的生物學解釋,其重點如下:

  1. 生物演化史很早就已出現基本的愉悅迴路。例如土壤中秀麗隱桿線蟲(1公釐長,302個神經元)也有基本的愉悅迴路。線蟲以細菌為食,善於追蹤氣味尋覓食物。但當含「多巴胺」(dopamine)的8個關鍵神經元沒有反應時,線蟲雖還能偵測到氣味,但對食物變得不在意(不太感覺吃細菌之樂趣)。
  2. 人類、老鼠等哺乳動物的愉悅(報償)迴路比較複雜,因其與腦部攸關決策、計畫、情緒、記憶儲存的中樞交織連結。有些經驗會促使「腹側被蓋區」(VTA)含多巴胺(dopamine)的神經元活化,傳導到「伏隔核」(NAc)、掌管情緒的杏仁核(AMYG)與前扣帶迴皮質(ACG),攸關習慣養成的背側紋狀體(DSTR),與事實及事件的記憶有關的海馬迴(HIP),控制判斷與計畫的前額葉皮質(PFC),帶給人愉悅感,在此愉悅經驗發生之前或同時發生的感覺訊息與行為會被記憶或聯想為正向的感覺。
  3. 愉悅經驗三部曲:(1)喜歡該經驗(立即的愉悅感);(2)將外在的感覺提示(影像、聲音、氣味等)與內在的提示(當時的想法、感覺)與該經驗連結,以預測如何才能再擁有同樣經驗;(3)評定愉悅經驗的價值多寡,以便選擇何種愉悅經驗,並決定所願意付出的努力與風險。。
  4. 苦樂同功:痛苦與愉悅同具顯著性(salience)功能,不論是正向情緒如欣快感與愛,或是負向情緒如恐懼、憤怒、厭惡,都代表不應忽略的事件。因為,愉悅是心智功能的羅盤,指引我們去追求善與惡,痛苦則是另一個羅盤,猶如策動驢子的棍子與紅蘿蔔。但是,愉悅是延續生命的推力、學習之核心。文藝、宗教等引發超脫的愉悅感,也深植文化實踐中。對此強大的力量,各文化對於食、性、酒、藥物甚至賭博之愉悅,都有詳細的規範與習俗。
  5. 善惡同源:不論是違法的惡習或道德作為(冥想、祈禱、捐獻)都會活化上述「內側前腦」愉悅迴路(medial forebrain pleasure circuit),具腦神經學上的一致性,都以愉悅為羅盤。
  6. 我們或許以為法律、宗教禁忌、社會規範最嚴密控管的部位是性器或嘴巴或聲帶,但其實是內側前腦束愉悅迴路。無論是社會或個人,無不費盡心力要追求與控制愉悅經驗,然而這場爭戰的主戰場其實是人類腦部深處的愉悅迴路。
  7. 追求愉悅之黑暗面—成癮。例如藥物成癮之耐受(需求量增強)、依賴與渴求,愉悅被慾望取代,喜歡(liking)減弱變成需要(wanting),乃至無法自拔。這與此愉悅迴路神經元的電學、形態、生化功能及突觸連結的長期改變有關。此改變幾乎與腦部其他部位用以儲存記憶的迴路所引發的改變一樣。因此,記憶、愉悅與成癮是密切相關。
  8. 聯想式學習(association learning)加上愉悅的經驗,人類可創造「認知性愉悅」,例如:金錢數字、某種觀念(ideas)或信念就可以活化愉悅迴路。因此,人類可基於宗教原則、政治理念,能以「禁食」或「禁慾」為樂。但是此過程猶如「兩面刀」,有時也會讓愉悅轉變為成癮。

禪定之「上緣」或「內緣」

   禪修時,觀察(愉悅與腦部聯想式學習的互動)初禪之離欲之身心之安靜、單純,依照上述「愉悅經驗三部曲」之「評價、選擇」捨棄感官愉悅之麤俗、複雜,提升(上緣)到二禪、三禪、四禪等各種禪定。但若因而執著禪定樂,則是世間禪定。

  若能觀察身心無常、無我,不執著禪定樂,因各種喜樂同源於腦部之愉悅迴路,體悟唯心所造(內緣),學習《中阿含經》「持戒(善行)→無悔→歡→喜→輕安→樂→定→如實知見→厭→離欲→解脫→解脫知見」之解脫道,以及利他為樂之菩薩道。

   這或許是《六門教授習定論》須分辨禪修之「上緣」或「內緣」的原因。

「婆羅浮屠」曼陀羅之超出三界

釋惠敏 法鼓文理學院 校長 台北藝術大學名譽教授

 (本文發表於《人生》雜誌451期,2021. 03)

最近,敝人有緣受邀擔任大愛台「地球證詞」所播放《海上絲路・婆羅浮屠》紀錄片導讀,對於婆羅浮屠之「三界」曼陀羅之結構,有些新的體會,野人獻曝,就教方家。

九世紀的佛國理想:「婆羅浮屠」曼陀羅

7世紀後半,建立於印尼爪哇島中部的Śailēndra(夏連特拉;山帝)王朝是兼具海上貿易與農業實力的王國,約於西元760年起建「婆羅浮屠」(Borobudur)佛塔「曼陀羅」,約於830年完成。它的基座四面各123公尺,高42公尺,以200萬塊(350萬噸)安山岩為石材,將2672幅浮雕(超過1萬個人物)鑲嵌於四面塔身之四層迴廊,432座佛像壁龕配置於五層之四面塔身,上層有三圈72座佛塔與居中之佛塔,總共505尊佛像,被認為是世上最大的佛塔建築,1991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

「曼陀羅」是梵語maṇḍala的漢語音譯(意譯:壇場)是用於宗教儀式或禪定對象之表達宇宙或人生觀的空間或圖案。信奉佛教與印度教的夏連特拉王朝君主自期為「轉輪聖王」(守護正法的統治者),因此營造「婆羅浮屠」作為佛國理想的教化與宣揚的場域。

三界之身心昇華

「婆羅浮屠」曼陀羅之下、中、上層分別代表佛教所謂「欲界(貪欲之世間)、色界(離欲之禪天世界)、無色界(離色身之心識界)」三界世間,讓參訪者由下層往上層升進時,體驗身心淨化與昇華轉換意境。

基層底壇牆由160幅表達「欲界」善惡業報之浮雕組成。第一層到第四層迴廊的塔身代表「色界」,由1300餘幅佛典敘事浮雕與1212餘幅裝飾浮雕組成,取材於大乘之佛傳《普曜經》、佛陀前世各種身形之菩薩行《本生經》《本生鬘》、善財童子參訪53位善知識的《華嚴經・入法界品》等,全長共計五公里,參訪者可以身歷其境,確定實踐斷惡修善的決心,效法佛陀與善財童子之求道生涯。

上層「無色界」,造形由方變圓,雕刻風格亦由華麗轉為樸實。三層圓狀壇上共有72座鏤空之安置佛趺坐像之鐘形塔,如眾星拱月,圍繞最高層傘蓋形佛塔,象徵十方眾生成佛之道的頂點目標。

有形與無形文化遺產

1006年,婆羅浮屠以東100公里處的摩拉匹火山爆發,地震與火山灰掩蓋堙沒下之婆羅浮屠因而被遺棄淡忘。1814年,英國之爪哇副總督湯瑪士萊佛士(Thomas Stamford Raffles,1781~1826年)派人發掘與清理。1973年,聯合國教育科學文化組織(UNESCO)援助,維護整修,開放參觀,每年遊客數百萬人。1985年,遭受恐怖份子以炸彈摧毀9座佛像。這或許是「有形」世界文化遺產所面對天災人禍之無常現實。

1992年,UNESCO開始規劃「無形文化遺產」(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ICH),於2003年通過「保護無形文化遺產公約」,將ICH定義為「被各社區、群體,有時是個人,視為其文化遺產組成部分的各種社會實踐、觀念表述、表現形式、知識、技能以及相關的工具、實物、手工藝品和文化場所或展現。」各國的社區與社群也開始重視將ICH視為教育資源或媒介,學習對文化多樣性和人類創造力的尊重。

超出三界

我們或許可將「無形文化遺產」理念與佛教「無色界」意涵作對應,婆羅浮屠之上層「無色界」雖然沒有迴廊浮雕敘事,但我們或可運用《中阿含經.分別六界經》之類的經典來觀想學習。

所謂「六界(大)」的觀察,唐朝善導大師在《觀無量壽佛經疏》說:「身之地大皮肉筋骨等,心想散向西方盡西方際,乃至不見一塵之相。又想身之水大血汗津淚等,心想散向北方····又想身之風大,散向東方……又想身之火大,散向南方……又想身之空大,即與十方虛空一合……又想身之五大皆空,唯有識大,湛然凝住,猶如圓鏡,內外明照朗然清淨。」這是以此「五大(界)俱空」、心識如圓鏡之「明相」來了解個人業障輕重。

《分別六界經》是敘述佛陀教導觀察「地.水.火.風.空.識」六界(元素)中沒有一樣是「我的」、「我」或「我自己」,明了識如何來?如何去?樂、苦、非樂非苦感覺如何來?如何去?心無所著,成為純粹、平等的捨心。將這捨心昇華至任何高層的心識境界(無色界:空無邊處、識無邊處、無所有處、非有想非無想處)。雖可長時維持,但又知該處乃心所造,是有為法。於是,他不再以心造作,亦不以意志(思)求生存相續,亦不求滅,心無執取,無所罣礙,心得寂滅。

修行者破除誤認身心的「色」(物質)、「心」、「心所」(受、想、識等心理作用)等不同層面為恆常不變的「自我」執著,體證「身心解脫」(涅槃)境界。這或許是婆羅浮屠之最高層傘蓋形佛塔所象徵「超出三界」之頂點目標,也如同《華嚴經》卷51的領會:「善財[童子]速究竟。佛子心歡喜,遠離世間惡,超出三界苦,受諸賢聖樂。」。

四食知量,定慧成就

釋惠敏 法鼓文理學院 校長 台北藝術大學名譽教授

(本文發表於《人生》雜誌453期,2021年5月)

拙文〈佛教禮儀的「問訊」是問什麼?〉(《人生》424期,2018年12月)提到:問「安樂」:少病少惱,起居輕利,安樂住不?包含如《瑜伽師地論》卷88之四句([A]~[D])、五問[1]~[5]、五詞(1)~(5))的如下內容:

[A]少病不者,此問[1]不為嬰疹惱耶?

[B]少惱不者,此問[2]不為外諸災橫所侵逼耶?

[C]起居輕利不者:此問[3]夜寐、得安善耶?[4]所進飲食、易消化耶?

[D]有歡樂不者?此問[5]得(1)存養、(2)力、(3)樂、(4)無罪、(5)安隱而住。

於食知量:安隱而住/安樂住

其中,第五問之五詞(1)存養~(5)安隱而住(對應於問「安樂住」)是引用《瑜伽師地論•聲聞地》卷23(大正30冊,410c5-12)「於食知量」的解釋:「飲食已,壽命得存,是名(1)存養。若除飢羸,是名為(2)力。若斷故受(未食前之飢餓),新受不生(避免過飽產生新的感受),是名為(3)樂。若以正法追求飲食、不染不愛,乃至廣說(亦不耽嗜、饕餮、迷悶、堅執、湎著)而受用之,是名(4)無罪。若受食已,身無沈重,有所堪能,堪任修斷,如前廣說,如是名為(5)安隱而住。」。

   對於(5)「安隱而住」完整的說明是在前(如前廣說)之卷23(410b10-17):「云何名為為攝梵行受諸飲食?謂知其量受諸飲食,由是因緣,修善品者,或於現法、或於此日,飲食已後,身無沈重,有所堪能,堪任修斷;令心速疾得三摩地;令入出息無有艱難;令心不為惛沈睡眠之所纏擾。由是速疾有力有能,得所未得、觸所未觸、證所未證。如是名為為攝梵行受諸飲食。」

從此可知「於食知量」的習慣有助於「梵行」(離欲清淨行)的原因是:飲食不過量,身心輕安(不沈重),堪能對治修道所應斷的煩惱,容易獲得禪定(三摩地),乃至有能力證得涅槃。為何「於食知量」的習慣與「戒、定、慧」等解脫道有關?這或可從佛教「四食」教義來體會。

四食:摶食、觸食、思食、識食

所謂「四食」是四種維持生命存續的營養,包含(1)飯菜類維持體力的食物、(2)六根(感官)與六境相觸之感覺滋養、(3)求生的意志力、(4)維持各種生命機能的心識根源。《雜阿含經》卷15有8部(編號371-378)經討論「四食」,例如:[375]「…… 世尊告諸比丘:有四食,資益眾生,令得住世、攝受長養。何等為四?一者、摶食,二者、觸食,三、意思食,四者、識食。諸比丘!於此四食有貪、有喜、則有憂悲、有塵垢;若於四食無貪、無喜,則無憂悲,亦無塵垢……」。

但我們若對這四類維持生命存續的營養不能如實觀察,則容易被「貪、喜」所染污。因此,《瑜伽師地論》卷94解說:「於四食中,有漏意會思食因緣,專注希望俱行喜染名『喜』;隨順樂受觸食因緣,於能隨順喜樂諸食,多生染著名『貪』。」換言之,上述「四食」之(2)隨順快樂感受之六根(感官)與六境相觸之感覺滋養,容易讓我們產生「貪」;(3)求生的意志力,則容易讓我們產生「喜」。因此,我們需要如實觀察「四食」無常、無我性,保持適當的警覺性,於食知量,避免產生「貪、喜」染執。

觸食之貪

這種隨順快樂感受之(2)六根(感官)與六境相觸之感覺滋養(觸食),容易讓我們產生「貪」的情況,有時勝過我們對(1)飯菜類維持體力的食物,例如拙文〈善護「腹腦」與飲食教育〉(《人生》444期,2020年8月)所述:現代人覺得用餐時間無聊,匆忙吞嚥,想節省下時間來作其他事情。或邊吃邊追劇;或邊吃邊滑手機,忙於回應FB或LINE等社群網站;或邊吃邊開會,一心多用。其實這些習慣會讓大腦搶用腹腦的資源,同時也抑制副交感神經,快慢節奏失調,容易造成消化不良、便祕、缺乏食慾、血壓上升、胃脹等副交感神經障礙等症狀,乃至讓「菌-腸-腦軸」失調,影響代謝、免疫、精神等機能。

此外,廢寢忘食的「追劇」、沈迷於上網、電玩、社群網站乃至閱讀過度、工作過勞等現代人的生活習慣也是「觸食之貪」的實例,可見「於食知量」是有助於身心健康乃至「戒、定、慧」等解脫道的生活習慣。

如何控制「觸食之貪」?養成調和「空有、動靜、鬆緊、快慢 …」生活節奏,於「觸食」知量。例如:於工作或日常生活中,設定25分鐘(也可微調)為一個工作或生活時程(請參「番茄工作法」Pomodoro Technique或拙著《校長的番茄時鐘》),至少休息5分鐘,補充水分、讓眼睛等六根(感官)休息,也可藉由體操、太極拳、瑜伽、原地跑步等容易讓身體與注意力如實對話的「觸食」,減低觸食之貪,有益健康以及定慧成就。

如此,除了可以避免同一個姿勢太久等問題,造成肌筋膜鬆緊失調的問題之外,也容易引發焦慮緊張,乃至動作協調能力減弱而伴隨注意力缺失,而且如認知神經科學所提倡:鍛鍊身體的同時,也在鍛鍊大腦。

千年佛讚、詩偈悟境

釋惠敏

法鼓佛教學院 校長 國立台北藝術大學 教授

(本文發表於《人生》雜誌344期,2012.04)

讚佛偈

   漢傳佛教淨土宗之念佛法門修行儀軌中,常會唱念如下的讚佛偈:「

阿彌陀佛身金色,相好光明無等倫。

白毫宛轉五須彌,紺目澄清四大海。

光中化佛無數億,化菩薩眾亦無邊。

四十八願度眾生,九品咸令登彼岸。」

我個人也歡喜這首讚佛偈,在西蓮淨苑所主持的「佛七」或「佛一」(於七日、一日中,專修念佛法門)中,常作如下類似開示:

唱念「讚佛偈」的意義︰讚歎佛與眾生之清淨平等的法身因此每支香念讚佛偈,讚歎「阿彌陀佛身金色,相好莊嚴無等倫」,佛的色身、報身、法身的清淨莊嚴,讓我們生起菩提心,覺得雖然現在是五陰身心,但是和佛一樣有清淨平等的法身,而不只是業報身、狹隘的五陰身心而已。阿彌陀佛的報身遍法界,他的白毫、紺目就像山、像海那麼大,這是遍法界的報身。念佛的時候,要把自己經常造惡業受苦的業報身,轉換成像佛一樣的圓滿報身。

「阿彌陀佛」是無量光無量壽的意思。清淨常寂的法身,這是與所有眾生一樣的平等莊嚴,眾生也一樣具備像佛功德莊嚴的可能性。所以當我們唱誦「光中化佛無數億,化菩薩眾亦無邊」時,感受到所有眾生也都好像是化佛、化菩薩在度化、成就、護持我們。所以,我們平時也要能夠感恩、恭敬一切眾生。從這裡發起像佛一樣的四十八大願。念佛要發菩提心、菩提願,像佛一樣那麼具體,有四十八大願,而且度化九品眾生。大家念佛的時候要有這種心願。

  但是,我一直沒有機會仔細研讀這首讚佛偈的歷史背景,再加上最近對佛教的詩頌與修行的關係有些體會,想藉此分享,就教方家。

「見佛之儀,以歌歎為貴」

 梁朝慧皎(497~554)所著《高僧傳》卷2中提到鳩摩羅什於後秦弘始三年(401)被姚興請入長安,於逍遙園從事譯經工作,並且記載鳩摩羅什與僧叡法師如下對話:「天竺國俗,甚重文制,其宮商體韻,以入弦為善。凡覲國王,必有贊德;見佛之儀,以歌歎為貴。」由此可見,印度(天竺)於見國王或佛時的禮俗,會以詩頌、詠歌贊德。

此外,梁《高僧傳》卷13有作如下的申論:「夫篇章之作,蓋欲申暢懷抱,褒述情志。詠歌之作,欲使言味流靡,辭韻相屬。故《詩》序云:情動於中,而形於言。言之不足,故詠歌之也。然東國之歌也,則結詠以成詠。西方之贊也,則作偈以和聲。」文中所說《詩序》云,應該是指《毛詩序》:「詩者,志之所之也,在心為志,發言為詩。情動於中,而形於言,言之不足,故嗟歎之,嗟歎之不足,故詠歌之,詠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說明我們以語言、詩歌表達情感的不同層次:當語言不足於表達情感時,則有需要進一步用詩歌、舞蹈來表達。

又,文中「西方之贊也,則作偈以和聲」是說明印度(西方)的贊歌是以「偈」(gāthā之音譯,或音譯為「伽他」,義譯為頌、諷誦、詩偈)以和聲。 梁《高僧傳》接著也提到聆聽「梵唄」(讚於管絃,則稱之以為唄)有如下的五種利益:「如聽唄亦其利有五:身體不疲,不忘所憶,心不懈倦,音聲不壞,諸天歡喜。」這或許是我們唱誦各種佛教梵唄時,可以學習體會的正面效果。

身金色/真金色,相好端嚴無等倫

    根據南宋宗鑑(1237)所著的《釋門正統》卷6提到北宋擇瑛(1045~1099)法師:「深悟淨教,述修證儀,以偈贊佛云:阿彌陀佛身金色,相好端嚴無等倫。白毫宛轉五須彌,紺目澄清四大海。光中化佛無數億,化菩薩眾亦無邊。四十八願度眾生,九品咸令登彼岸。」

  但是,與《釋門正統》大約同時期的南宋志磐 (1220-1275)《佛祖統紀》卷14則說:「法師擇瑛嚴之……嘗述淨土修證儀。其讚有阿彌陀佛真金色之偈,至今人皆誦之。」或卷27:「淨土立教志第十二之二,往生高僧傳:「擇瑛,桐江人,依經論辨專雜二修,以示往生之易。又述淨土修證義二卷行於世。今人稱阿彌陀佛真金色一偈,即師所撰也。一夕有疾,面西憑几,念佛而化。」

 此外,記載為「阿彌陀佛真金色」的,還有南宋王日休(1160)《龍舒增廣淨土文》卷12「讚佛偈」;元朝中峰明本(1317)《幻住庵清規》卷1;元朝東陽德輝(1336)《敕修百丈清規》卷6「念[佛]時先白贊」;元代省悟1325《律苑事規》卷10「讚彌陀」;明末雲棲袾宏(1535-1615)的在家弟子莊廣還約在1594~1600年間出版的《淨土資糧全集》卷5「讚佛偈」等文獻。在韓國佛教界所用的《釋門儀範》也是「阿彌陀佛真金色,相好端嚴無等倫」。

身金色,相好光明無等倫

  但是,不知是何緣故,1600年間,雲棲袾宏(蓮池大師)自己所編《諸經日誦集要》卷3中,則是用「阿彌陀佛身金色,相好光明無等倫」,不是用上述其在家弟子莊廣還《淨土資糧全集》卷5「讚佛偈」的「阿彌陀佛真金色」以及「相好端嚴無等倫」。換言之,蓮池大師是採用南宋朝《釋門正統》卷6的「阿彌陀佛身金色」,可是卻不是用「相好端嚴無等倫」,改用「相好光明無等倫」。

  由於明末蓮池大師的《諸經日誦集要》是清朝乃至民國「朝暮課誦」的源流本,因此,我們當今還是採用「阿彌陀佛身金色,相好光明無等倫」作為「讚佛偈」的第一句內容。

  

千年佛讚,詩偈悟境

 不過,從上述的考察,不論是「阿彌陀佛身金色/真金色,相好端嚴無等倫」、或者是「身金色,相好光明無等倫」,其作者是北宋擇瑛(1045~1099)法師「深悟淨教,述修證儀,以偈贊佛」的因緣。此「讚佛偈」至今已近千年,所歷經的時空、人物而累積的清淨力量,猶如高山大海,深廣不可思議,值得我們善用體會。

  所謂「深悟」而「偈頌」讚佛的狀況,不只是「淨教」(淨土宗的教義),在禪宗的禪師開悟時,也時常在各種情境,自然流露「偈頌」表述悟境。

  例如:宋朝茶陵郁禪師作山主時,對於有僧問「百尺竿頭,如何進步?」答:「噁」有疑,由是每日參詳,至於喫粥喫飯時,未嘗離念。一日,因赴外請,騎驢子過橋,橋損陷驢子腳倒。不覺口中云:「噁」。忽然大悟,乃有悟道頌云:「我有明珠一顆,久被諸塵封褁,今朝塵盡光生,照破山河朵朵。」

  明朝憨山大師對於東晉僧肇法師的《物不遷論》「旋嵐偃嶽而常靜,江河兢注而不流」之旨不明。後來恍然了悟說:「信乎!諸法本無去來也」,即下禪牀禮佛,則無起動相。揭廉立階前,忽風吹庭樹。飛葉滿空,則了無動相,說:「此旋嵐偃岳而長靜也」。至後上廁所,則了無流相,說:「此江河競注而不流也」。於是去來生死之疑,從此氷釋,乃有偈曰:「死生晝夜,水流花謝,今日乃知,鼻孔向下。」

  近代虛雲和尚於清朝光緒21年(1895)56歲時,為參加揚州高旻寺打禪七,雖受到失足墮水,浮沈一晝夜的險境,又受到打香板的處罰等各種逆境,卻能萬念頓息,工夫「落堂」(工夫用上了路了,工夫綿密,疑情緊密成片)。一夕,夜放晚香時,開目一看,忽見大光明如同白晝,內外洞澈。

……至臘月八七,第三晚,六枝香開靜時,護七例沖開水,濺予手上,茶杯墮地,一聲破碎。頓斷疑根,慶快平生,如從夢醒。…………此次若不墮水大病,若不遇順攝、逆攝知識教化,幾乎錯過一生,那有今朝?因述偈曰:「杯子撲落地,響聲明瀝瀝,虛空粉碎也,狂心當下息」,又偈:「燙著手,打碎杯,家破人亡語難開,春到花香處處秀,山河大地是如來。」

  所謂淨土宗法師「深悟」而「偈頌」讚佛,或者禪師在各種情境,流露「偈頌」的事蹟,我們或許可以體會當時他們的身心狀況是在「輕安一心」、「內外交融」、「生死一如」、「感性慈悲與理性智慧」等各種情況的最佳平衡或「中道」狀態,才能如此深情流露而空寂無礙。

當我們面對各種生死順逆境,若能時時刻刻,盡量保持如此「詩偈」般的身心,或許不能立刻大徹大悟,但是多少可以讓生死大事多添「詩意」,也可以多少體會弘一大師臨命終前書寫「悲欣交集」的心境,以及預留以謝世之偈「君子之交,其淡如水。執象而求,咫尺千里。問於何適,擴爾亡言。花枝春滿,天心月圓」的美妙詩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