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管理:夏花與秋葉

釋惠敏 法鼓佛教學院 校長 國立台北藝術大學 教授

(本文發表於《人生》雜誌452期,2021.04)

清明掃墓或祭祀,我們常會看到「祖德流芳」的字句,似乎是提醒:緬懷祖先的意義是在於「德行」不只是「血緣」,因為道德典範的存續,才能讓家族、社會乃至人類永續發展,萬世流芳。

《雜阿含經》卷24(638經)記載「五分法身不滅」的意義:舍利弗尊者因病涅槃,其弟子純陀沙彌帶其舍利與衣缽回王舍城竹園精舍,阿難悲痛不已,釋尊安慰他,謂:「彼舍利弗,持所受戒身涅槃(息滅)耶?定身、慧身、解脫身、解脫知見身涅槃耶?阿難白佛言:不也。」舍利弗只是有漏因果的身心息滅,「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五分法身不滅,聖者典範傳播十方、世代相傳。

這或許也是泰戈爾(1861-1941)《漂鳥集》「使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的意境,也是敝人所謂「生死管理:生涯規劃、善終準備」的目標。

安寧與老人療護、社區淨土

當高齡、超高齡社會成為未來世界的常態,「比鄰若天涯」的社會關係,無論已婚未婚、有子無子,任何人需要有面臨「孤獨死」或「一個人的臨終」準備。其實,從「諸行無常」的角度,我們更需要有「人命在呼吸之間」、「黃泉路上,獨來獨往」等覺悟。敝人於2014年出版之《六十感恩紀-惠敏法師訪談錄》[1]於「捌、安寧與老人療護、社區淨土」的開頭提到:

於1998-1999年,我有幸與一些法師以及台大醫院陳慶餘教授等醫護人員一起參與由蓮花基金會陳榮基董事長大力支持與贊助的「本土化靈性照顧模式」、「佛法在臨終關懷的應用」研究計畫與報告。····此外,於2005年,也應國立空中大學之邀,撰寫與錄影《臨終關懷與實務》電視教學教材之第6章「靈性照顧」以及第13章 「生命的奧秘 :人生最後的48小時」·····

1997年,我曾在於第三屆中華國際佛學會議「人間淨土與現代社會」,發表過〈「心淨則佛土淨」之考察〉,對當時的研究結論︰「自他行淨=眾生淨>佛土淨」的淨土行,應如何落實在現代社會?在2004年底,我開始認為「社區淨土」是很重要的目標,於是,有「三願六行」等呼籲,與上述的安寧與老人療護配合,推行「社區淨土」的理念與活動是我的第三個夢想實踐目標,或許也是因應「孤獨死」或「一個人的臨終」議題的方案。以下,依此「生與死、個人與社區社群」之脈絡綜整,野人獻曝三則,就教方家。

一、CPR等救生學習與簽署ACP、AD等善終準備

根據衛福部統計,國人十大死因中「心臟疾病」高居第二名,其中以突發性心跳停止居多,若急救延遲1分鐘,成功率將遞減7~10%。因此,全民學習CPR、AED等救生技能,以及哈姆立克等各種急救法是值得鼓勵,因為人命無常迅速,可以救人之外,也多些人可以救自己或親友,利人利己。

此外,我們也需要善用「安寧緩和醫療條例」(2000年實施,2002年修訂)以及《病人自主權利法》(2019年實施),進行「預立醫療照護諮商」(Advanced Care Planning, ACP),簽署「預立醫療決定」(Advanced Decision, AD),並註記於健保卡,讓末期病人或「醫院外心肺功能停止」的腦死者,事前表達臨終時「拒絕心肺復甦術」,避免「無效醫療」的痛苦,例如:CPR或「延命措施」(葉克膜、升壓藥物、血管輸液、鼻胃管等),也減少醫療資源浪費,此預立意願與死亡品質或善終密切相關,也值得推廣,自利利人。[2]

二、累積善緣、減少擁有

養成累積善緣於各種人際關係、社區社群以及減少多餘的擁有與避免囤積物品的·生活習慣。

根據Fifty Plus(2021-01-03)社群標題:「有錢有孩子,仍可能孤獨死?命案現場清潔師盧拉拉:少囤物品,多積緣分」的報導,記者陳莞欣提到:擔任禮儀師多年,盧拉拉有感於孤獨死的案件逐年增加,卻少有業者有能力處理。3年多前,他和朋友共同成立「玥明特殊清潔」,是臺灣第一家非自然死亡現場清潔公司。特殊的工作性質,讓他們對於孤獨死問題有第一手的觀察。

在人們的想像中,「貧窮、沒有小孩的老人才會孤獨死。」但盧拉拉指出,孤獨死的案例中,有很高的比例是35~65歲的中壯年男性。他們多數結過婚、有小孩,經濟狀況也還足以維持生計。有時,他們甚至會在死者遺留下的垃圾堆中,找到被妥善藏好的鉅額款項。然而,有錢未必等於有尊嚴的生活。

孤獨死為什麼會發生?表面上看來,往生者的直接死因,大多是心血管疾病發作猝死、跌倒休克後無人發現,而錯過搶救時機。但盧拉拉認為,孤獨死真正的成因有三:家庭結構轉變、親緣淡薄、人際疏離。

以往,孤獨死的定義是:「獨居者往生時無人在場。」但近年盧拉拉和團隊發現,有愈來愈多的孤獨死案件,往生者並非獨居。只是人走了,同住的家人卻沒有發現。往往清理團隊到了現場,發現客廳窗明几淨,家人生活如常。一打開往生者的房門,才發現裡頭堆滿了食物的殘渣與垃圾,臭氣沖天。一門之隔,卻是天堂與地獄之差。

如此由人際關係與個人生活習慣所造成的現象,值得我們省思。此外,日本遺物整理師小島美羽之《或許,我就這樣一個人走了:在時光靜止的孤獨死模型屋裡》(陳柏瑤 譯)書中,把令人不忍卒睹的孤獨死,化為精巧逼真的8座微縮模型屋,數百件死亡現場的共同特徵、來不及說出口的故事,皆濃縮其中,令人深思。

三、剎那無常、百歲人生

我們需要有「剎那無常」的生活態度——將每一天當成最後一天、每一口氣當成最後一口氣——,同時也要有因應「百歲人生」的準備,避免因醫療體系的進步,而走向只延長壽命卻不健康的晚年,我們應該養成盡量延長身體各器官與心智功能等使用年限的習慣,例如:從養成戴防外線的太陽眼鏡習慣開始,延後發生白內障的年齡;從養成日記與筆記習慣開始,延後發生智能退化的年齡。

2016年,英國倫敦商學院教授們出版《百歲人生:長壽時代的生活和工作》,為個人、企業與政府描繪未來世界的挑戰與機會:2007年後出生的孩子有一半會活到100歲。日本一些專家,參考北歐芬蘭等國的經驗,提出「全民基本收入」(BI)的社會制度可能是解決方案。

敝人覺得:對於雙A(AI人工智能 + Aging高齡化)時代的挑戰,「雙B(BI基本收入+BL基本[健康]生活型態)」的因應,會更有長遠效果。例如:推行「身心健康五戒:微笑、刷牙、運動、吃對、睡好」與「終身學習五戒:閱讀、記錄、研參、發表、實行」之維持基本「體能、智能」生活型態(Basic Life styles),如此更可以減少個人與社會經濟負擔,提升全民的服務體能與智能,增進大家的生活品質與公民素養,這或許是「生死管理」與建設「人間淨土」的基本方針。


[1] 侯坤宏、卓遵宏訪問,臺北:國史館初版;增訂版(2015,臺北:法鼓文化)

[2]  詳參拙文<人生會議(ACP)與人生期末考(AD)>(《人生》2019年4月,428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